小羊也是千百个不愿意:《血之秘史》

小羊也是千百个不愿意:《血之秘史》

W. F. Bynum(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医学史荣誉教授)

  现代输血技术是科学与科技结合的奇蹟,一切始于一九○一年兰斯坦纳(Karl Landsteiner)发现人类主要血型,也让他获得诺贝尔奖肯定,他亦参与解析猕因子(rhesus factor),让人们了解不同血型为何不相容,在此之前,输血成败只能凭藉运气,有时甚至会致命。

  在兰斯坦纳之前数十年,少数勇敢的医师偶尔会决定输血,尤其是孕妇血崩时,可能会选择由丈夫捐血抢救,这种选择虽然草率,但这些医师至少已採用人体互相输血,若再回溯两百年前,医界通常是使用羔羊等动物的血。

  在《血之秘史》中,医学史教授荷莉.塔克从十七世纪输血之始下笔,以历史记录加上她自身资料研究,描绘生理实验的起点,也回顾人类社会对血液的态度,让人能一窥科学界早期态度以及论辩。

  作者指出,在一六六○年代时,成立不久的伦敦皇家学院成员开始在动物之间相互输血,依据哈维(William Harvey)在一六二八年对于循环系统的文献,进一步研究心脏、血液、循环及呼吸,这个团队包括雷恩(Christopher Wren)、虎克(Robert Hooke)、波以耳( Robert Boyle) 以及罗尔(Richard Lower)等多位学者,实验内容在欧洲广为流传,亦刊载在学会哲学期刊上。

  反观法国科学院则反对输血,故当初带领法国创新的医师丹尼斯(Jean-Baptiste Denis)并不见于主流,他同样从动物之间输血开始,但很快便尝试动物与人类之间输血,除了外来血液是否有疗效,人们也相信血液来源物种可能影响民众个性。

  温驯羔羊是最常使用的物种,还附加「神的小羊」等宗教意涵,《圣经》指出,「血是生命之源」,十七世纪的自然哲学家更为此增添许多神学色彩,故一切不再只是出于好奇的实验,而是为发掘更深层的涵义。话虽如此,丹尼斯早期实验对象是位屠夫,显然将放血后的羔羊用于佐餐。

小羊也是千百个不愿意:《血之秘史》

  「治疗」精神疾病

  两国早期的人体输血,通常是为治疗精神失常疾病的病患,英国首位病患是名古怪的神职人员,总喜欢以拉丁语交谈,他在接受三分之一公升的羔羊血之后,仍幸运存活,虽然并未改善他的语言偏好,但至少变得不那幺激动,故几个星期后,人们便认为能重覆进行这项治疗。

  可是丹尼斯后来为一名时常激动的僕役输入小牛血后,情况却不乐观,前两次输血似乎让他变得温和,原本在僕役的妻子坚持下,还要进行第三次输血,却因为发生许多症状而作罢,僕役于隔天早上死亡,遗体在解剖之前便已下葬。这件案子后来闹上法庭,丹尼斯虽然无罪,僕役之妻却以毒害亲夫遭起诉,儘管官司最后败诉,但一年后,法国国会便禁止再为人体输血,英国社会也对此逐渐失去兴趣,直至一八二○年代,才再次出现人体相互输血的案例。

  塔克提到一个相关的事件,丹尼斯在医界的敌人马提尼耶(Henri-Martin de la Martinière)偷偷将毒药交给那僕役之妻,想藉此阻止丹尼斯的实验,马提尼尔自己是外科医生,生活多彩甚至曾是海盗,也曾散发传单尖刻地批判丹尼斯及输血行为。

  塔克藉由法英两国科学界的竞争,反映出科学革命期间的国际对立局面,人人都想成为某项疗程成功的第一人,路易十四支持的法国科学院与民间团体之间的竞争尤其强烈。英法两国又在一六六○年代交战,伦敦于一六六五年发生疫病,一六六六年又发生大火,阻碍皇家学会的初期会议。

  塔克希望突显生理实验背后的热情与痛苦,她的文字如同小说般引人入胜,确实让人注意到现代科学与医药初期的重要环节。

小羊也是千百个不愿意:《血之秘史》

书籍资讯

书名:《血之祕史:科学革命时代的医学与谋杀故事》
作者:荷莉.塔克(Holly Tucker)
出版:网路与书

[TAAZE] [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