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墨吾名专栏》「台澎主权未定」是国际法上的历史与法律事实
《墨墨吾名专栏》「台澎主权未定」是国际法上的历史与法律事实

在二战终战之前,领土合法性,是一个相对薄弱的存在,因为一战之前存在一种合法取得的手段「征服」,也就是我把你整个国家打爆,你的领土就会变成我的合法领土,在国际联盟成立后,取消「征服」制度,逐渐成为各国共识,但未被落实。

征服体现的就是一般人直觉上的治权=主权的概念,这也是台澎居民往往会发生,中华民国=台澎金马的错觉,实际上中华民国政府只有金马主权和台澎治权。在人类的热兵器逐渐成熟后,征服就直接或间接造成,各国往「总体战」发展的原因。

两次世界大战下来,尤其是核武器的发展,人类认知到,如果各国以武力争夺领地资源或解决国际政治纷争,将会无止尽的陷入总体战的轮迴,最终同归于尽。

《墨墨吾名专栏》「台澎主权未定」是国际法上的历史与法律事实

二战不完全是一般认知的轴心国和同盟国两个政治势力对抗,实际上是三股政治势力的对抗,轴心国、同盟国、共产势力,最终在共产势力与同盟国短暂合作下,二战结束轴心国战败,而原本亚洲对抗共产势力的主力是大日本帝国,在日本战败后,这个政治能量突然呈现真空的状态。

接管原本日本势力的盟军势力,就成了承接这个真空的必然,这就是冷战的开端。

首当其冲的就是中华民国政府与共军的国共内战延续;等待建国的大韩民国政府军和等待建国的朝鲜政府,也就是后来所称的南韩和北韩,是为韩战;法属印度支那的越南内战,是为越战。

《墨墨吾名专栏》「台澎主权未定」是国际法上的历史与法律事实

中国的国际法人格,就是源自于清帝国的国际法人格,这原本是由中华民国政府所持有,但由于在内战的失势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建政后,产生了一个重大变数。

在这样的冷战的战略下,保存一个能争夺中国法人格的中华民国政府,并让拥有重要战略地位和资源的台澎地区,能继续被军事盟友控制住,于是让台澎地区陷入主权未定的状况,避免成为中国国际法人格争夺的标的,就成了一个绝佳的方案,这也在落实在许多国际法文件与各国政治人物的发言中。

《墨墨吾名专栏》「台澎主权未定」是国际法上的历史与法律事实

日本外务政务次官石原干市郎,就曾在日本国会就《中日和约》中,将台澎领土上的居民视为中华民国国民表示:「由于领土还没有最终的决定,所以此处使用『视为』一词。」。

对于台澎主权问题,日本外务政务次官石原干市郎则回应:「日本放弃了台湾和澎湖的一切权利,这两地的归属问题须由同盟国之间决定,而目前同盟国尚未有任何相关的正式决定。」。

外务省条约局局长中川融也曾就中华民国是否在《中日和约》中取得台澎领土主权一事,回应过:「根据日华条约,日本并未表示台湾及澎湖岛归属于中华民国。」与「不能做出违背依旧金山和约之决定日本已放弃的事情。」

时任中华民国外交部长的叶公超,也曾在立法院针对台澎法理地位有过表示:「微妙的国际情势让它不属于我们。在目前的情况下,日本无权将福尔摩沙与澎湖移转给我们;日本即使想移转,我们也不能接受。」

《墨墨吾名专栏》「台澎主权未定」是国际法上的历史与法律事实

各国之间涉及中华民国与台澎法理地位的事件,大多都是这样以台澎主权未定和金马属于中国的这个事实与法律状态为前提运作,八二三炮战时,纽西兰总理华尔特.纳许就直接提出:「自外岛金马撤军,台澎由国际间保证其地位,成为一个独立而中立的国家。」

台澎建国独立派的论述,只不过是试图利用当时美国为首的盟军,为了安置中华民国政府,而悬置至今的台澎主权未定,这一个在国际法上的历史与法律事实而已。

相关文章:

历史课本称台湾地位未定 国教院:宜多元并陈教科书称台湾地位未定 马英九称勿否定国家主权《芋论》莽撞与情绪化无助于台湾迈进国家正常化李筱峰新书台湾之「国」 探究国家正常化台湾国家正常化,才是唯一活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